快捷搜索:  as

厨师忆为毛泽东掌灶22年:主席最不喜欢吃韭菜

红烧肉、豆豉腊肉、豆豉苦瓜、辣椒圈、鱼头豆腐、盐水鸡、扒双菜和一小盆三鲜馅饺子,加上正午的剩菜,大饭齐了。

“那天做完饭之后,我分外想靠近他,想和他说措辞”,程汝明说,“以是我不由自立就凑到了他跟前。”

见程汝明站在身旁,毛泽东特意调剂了一下坐姿,然后冲着程汝明乐了。

程汝明也乐了,他说他没问毛泽东为什么乐,但他乐是“由于主席乐了”。

如今85岁的程汝明已经记不准这是哪个年的菜单、哪个年的乐了。自1954年景为毛泽东的厨师,程汝明在“主席家”干满了22年。关于这22年的大年夜年节,程汝明印象最深的是“每到过年那天,主席就不停在笑”,而毛泽东身边的事情职员也常常受邀与毛泽东一家共进晚餐。

作为“主席家”的掌灶人,程汝明反倒想不起他曾为自己与毛泽东一家共进的晚餐变出过哪些花样,由于虽是大年夜年节,毛泽东却从没对厨房做过什么分外叮嘱,除了毫不容许程汝明展示他的国宴手艺。于是,“多做几个异日常平凡爱吃的菜”就成了程汝明做大饭的独一原则——给毛泽东做大饭的原则。

过年的饺子,毛泽东只吃了一个

毛泽东爱吃红烧肉,这道菜,大饭里自然少不得。

不过,毛泽东爱吃的红烧肉必须按程汝明钻研的配方制作,由于在当上毛泽东的厨师之后不久,程汝明便得知,毛泽东的菜里有些佐料添不得。

知道这事,是由于程汝明给毛泽东做的第一盘红烧肉,毛泽东竟然一块也没动。程汝明当时问毛泽东是不是感觉味道不好,毛泽东只说自己不爱好吃酱油。追问之下,程汝明才弄清为什么毛泽东会有这样一个习气。

原本,毛泽东年少时,家里曾开过酱油作坊。当时酿造酱油多经由过程自然晒制发酵。一年夏天,毛泽东无意间望见酱油缸里有些白点,待走近察看才发明,那些白点竟是酱油发酵时繁殖的蛆虫。从那时起,毛泽东再也不吃酱油,只是毛泽东的坚决让程汝明认为有点尴尬——今后还做不做红烧肉?

当然做,而且后来的红烧肉还令毛泽东情有独钟。着实程汝明琢磨出的法子,便是用糖色加盐,代替酱油为肉着色调味,这样烹制的红烧肉咸鲜不掉、甜味兼得,毛泽东尝过之后很是受用。程汝明则由此掌握了一个规律:“只要上这道红烧肉,主席准保不会剩下。”

除红烧肉外,毛泽东还爱吃辣椒、苦瓜以及多半湖南人都爱好的腊肉。毛泽东总说,“不能吃辣椒和苦瓜的人,怎么醒目革命?”而程汝明却常想“不用酱油,怎么能做出主席爱吃的辣椒和苦瓜?”好在毛泽东不憎恶豆豉,于是在程汝明总结出的“爱吃”菜单上,豆豉辣椒圈和豆豉苦瓜的职位地方便如红烧肉一样牢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