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为何宁愿下野也不下定决心

本文摘自:《蒋氏秘档与蒋介石本相》,作者:杨天石 著,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九一八”事项后,蒋介石为什么宁愿选择下野却不下定决心抗战

“九一八”事项后,日本帝国主义迅速攻克东北全境,蒋介石的对日政策受到普遍求全谴责。同年12月15日,蒋介石被迫第二次下野。这是蒋介石平生中极为艰苦的时期。蒋介石着实极其痛恨日本的侵占,然则他为什么宁愿选择下野,也下不了抗战的决心呢?蒋介石怎么也没料到,他选择暂时下野会导致国夷易近政府着末的败退的命运,这不得不说是时也,命也。

“九一八”事项发生时,蒋介石正乘舰自南京赴江西“剿共”。他迅速认为了事项的严重性。21日,蒋介石回到南京,确定了“连合内部,统一中国,抵御倭寇,重视外交,唤醒国夷易近,还我东北”的方针。这一方针成为蒋介石调剂国内外政策的动身点。22日,南京市国夷易近党员举行抗日救国大年夜会,蒋介石在会上颁发演说,声称“国存与存,国亡与亡”。同日,国际同盟决议中日两国竣事战事行动,双方队伍退回原防,听候同盟派员查询造访裁判,蒋介石觉得这是外交的起色,也是对内统一的好时机。

蒋介石依附国联,寄盼望于“国际仲裁”,然则,日本帝国主义却不把国联放在眼里。24日,日本政府复函国联,蛮横地回绝查询造访,声称“满洲事故”不容国联及第三国置喙,主张中日直接交涉,国联立场因之软化,转而同意日本主张。25日,蒋介石获悉有关讯息后,曾有主战的动机。当日日记云:“假如直接交涉或地方交涉,则必无良果。我不能任其鸱张,决与之血战,以定着末之逝世活。与其不战而亡,不如战而亡,以存我中华夷易近族之人格。”他筹备将国都迁到西北,同时集中主力于陇海路。

蒋介石从前即具有夷易近族主义思惟,同情五四和五卅爱国运动。“九一八”时期,痛愤于日本侵占,有筹备北上抗日的盘算,这是他后来之以是能坚持经久抗战的思惟缘故原由。然则,在很永劫期内,蒋介石又怯于和日本作战。10月7日日记云:“国夷易近固有之勇气、之决心,早已丢掉,徒凭一时之奋兴,不惟于国无益,而且徒速其亡,故无可恃也。而所恃者,惟在我一己之良心与人格,以及革命之精神与主义而已。”因为日本毫无所惧的侵占,中国人夷易近中呈现了爱国救亡的热潮,然则,这在蒋介石看来,却只是“一时之奋兴”,“不惟于国无益,而且徒速其亡”。

蒋介石靠什么呢?“惟在我一己之精神与气力”。当然,蒋介石不会觉得他小我可以打赢日本,是以,他一定是消极论者。日记云:“成败利钝,自不能顾,惟有就义一己,表示国家之人格与发扬夷易近族之精神,不能不与倭寇孤注一掷。明知战无幸胜,但国家至此,亦无可再弱,决不至比诸现在再恶也。”11月24日日记又云:“余不下野,则必北进与倭寇决斗。虽无战胜之理,然留夷易近族人格与革命精神于历史,以期引起宁靖洋之战斗,而谋国家之中兴。”

蒋介石爱惜“夷易近族人格”,筹备与倭寇孤注一掷,并预留遗愿,其抗战决心可以说是壮烈的,但又是虚弱无力的。

这一时期,蒋介石的主要努力仍旧放在外交上。当时,日本政府为了粉饰其侵占行径,诈骗国际舆论,订定了一份所谓《中日和平基础大年夜纲》,外面上声称“尊重中国领土之完备”,同时则赤裸裸地要求“尊重在满洲之日本既成合同”。10月15日,蒋介石抉择武断回绝日方的这一大年夜纲,他和戴季陶及外交委员会探讨之后,抉择另提《东亚和平基础大年夜纲》以为抗衡。《大年夜纲》明确阐明东三省是中国领土,但推行“门户开放,时机均等”政策,“合营开拓经济”,妄图使用抵触,吸引列强否决日本 2 。17日,蒋介石与各国公使发言,表示对日抵抗,不签丧辱合同之决心。19日,再会各国公使,嘱其电告出席日内瓦国联会议的本国代表及其政府:如国联掉败,则东方与中国之出路弗成预感,望其切实留意。

国联会议几经波折。10月23日,法国外长白里安向国联理事会提出办理满洲问题决议草案,限期军在1月16日曩昔完全撤兵。24日表决,13票同意,仅日本1票否决。中国在外交上打了一个胜仗,日本代表芳泽对新闻记者称:“今日为余有生以来最苦楚之一日。”3 25日,蒋介石日记云:“国际联合会决议,倭寇虽未承认,但公理与正义已表显于天下。白理安之才能究为可佩,以决议要领甚为得体也。”

经由过程国联,进行外交斗争,广泛连合天下上统统反战国家,在道义和舆论上最大年夜限度地伶仃日本,蒋介石的这一策略并非没有可取之处,然则,国联的决议并不能约束日本,对侵占者,必须还之以反侵占战斗,才能制止凶焰,掩护夷易近族利益和天下和平。

“九一八”事项后,蒋介石曾称:“事在自强,而不在人助。”然则,他照样过分信托并依附了国联。

另一方面,蒋介石面临海内宁粤两个政权分庭抗礼的场所场面。1931年2月尾,蒋介石幽禁胡汉夷易近。5月,汪精卫、孙科、邹鲁、陈济棠、李宗仁等在广州成立国夷易近政府,形成宁粤两个政权。“九一八”事项后,蒋介石意识到这种决裂的场所场面必须迅速停止。9月20日日记云:

日本侵占东北,已成事实,无法解救。如我海内能从此连合,未始非转祸为福之机也。故内部先当力谋统一。

22日,戴季陶即受蒋之命,前往汤山,劝胡汉夷易近从新视事。23日,蒋介石又派蔡元培、张继、陈铭枢到喷鼻港与汪精卫、李宗仁、孙科等会谈,然则粤方却要求蒋介石下野,蒋介石极为恼火。

11月2日,蒋介石颁发演讲,声称:只要连合能早日实现,任何委曲苦楚,都能忍受。此后,蒋介石一让再让。3日,蒋介石召开干部会议,抉择与粤方“无前提合开”国夷易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年夜会,办理党内?端。

11月12日,南京方面以“连合内部,抵御外侮”为主题,先行召开国夷易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年夜会。17日,蒋介石抉择统兵北上抗日,以此表示“对内妥协,又欲使本党挽救对民众之信奉,非使代表放弃选举竞争,诚意与粤方相助弗成”。当日,蒋介石派陈铭枢赴上海约请汪精卫来京主持会议。11月19日,蒋介石调集中央干部会议,抉择整个吸收粤方所拟中执、中监委员136人名单,蒋介石的这一意见为四全大年夜会第五次会议经由过程。21日,会议经由过程“追认规复党籍案”,承认在不应时期解雇的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冯玉祥、顾孟余、汪精卫、阎锡山等314人的党籍。蒋介石作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风格的谈话。他说:“曩昔党员之叛变,使党国益陷于艰危,皆非为中央与政府,而独为中正一人之故。故早年统统差错,皆由余一人任之。”22日,会议终结,蒋介石自觉度过了对内的一个“难关”,日记云:“增添奋斗勇气不少,令人发生对党国无穷之盼望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蒋介石与粤方抵触已深,缓和与化解都必要光阴,蒋介石11月22日的日记显然过于乐不雅了。

在内交际迫的环境下,蒋介石不得不斟酌自己的进退问题。

原先蒋介石想经由过程召开“国夷易近大年夜会”,因此夷易近主的法子办理抵触;“改为军事时期”,“听命余一人”,因此独裁的法子办理抵触。然而这两点当时都弗成能做到,蒋介石想来想去,只有下野了。12月22日,蒋介石掉落臂出任监察院长的许诺,乘机离宁。

蒋介石返里后,曾进行反思,12月24日日记云:今次革命掉败,是因为余不能自立。始误于老者,对俄对左,皆不能贯彻本人主张,一意迁就,以误大年夜局;再误于本党之历史,容纳胡汉夷易近、孙科,一意迁就,甚至于弗成料理;而本人无干部、无组织、无侦察,乃至外交派唐绍仪、陈友仁、伍朝枢、孙科勾通倭寇以卖国,而先事未能察觉。陈济棠勾通左桂各派,古应芬使用陈逆,皆未能预为防制,乃遂陷于内外夹攻之情况,此皆无人扶翼之所致也。

“老者”,应指孙中山。蒋介石这一则日记品评了包括孙中山在内的许多人,而且将“革命掉败”的缘故原由归结为“余不能自立”,这是一句反应蒋介石小我思惟的高度脾气化的说话,不过,这并不是他“掉败”的真正缘故原由。前文曾谈到,“九一八”事项后,蒋介石有开始调剂国内外政策的动向。这一则日记阐明,他的思惟熟识还远远后进于现实。真正将国内外政策转轨到对日抗战上来,照样几年今后的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